是闻臻啊

Hurts Like Hell

“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弟。”

门扉虚掩,葬一段深情,剜骨削筋,痛扼喉。
小蛇以尾缠住手腕,青色鳞片一如躯着墨绿长袍的那人,狭眸潋滟。

“你回来了”

这般说着,他眼眉里沁出热来,像极了一团本将熄了的灰团簇,用灼红的铁钎子一挑,绽出几朵橘亮的火星,灵气得很。

“嘿,轻点,Loki。”

指尖被咬稍有些刺痛,弯眸睑肉形如月,抬指轻触鳞片咧唇齿关微现,前探将唇覆上小蛇,身旁匕首寒光入眼,再亮的火花也灭了,掺混钝痛枯萎几点鸦黑色。水滴坠下来,跌在眼底滚落。

“小骗子,我可以原谅你这次的恶作剧,但是是有时间限制的,在我生气之前,快点回来。”